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請升級您的瀏覽器,提升瀏覽本網站的用戶體驗。
首頁 / 走進蒲江 / 蒲江歷史

蒲江縣長王敏擦耳崖脫險記

信息來源:蒲江史志辦 發布時間: 第五人格最老版视频 www.joxvm.icu 2019-04-29 09:55
〖字體: 背景色: 〖 打印本稿 〗 〖 瀏覽 次 〗 〖 關閉 〗

王敏(1918.2-2012.11),男,山西平魯人。19394月參加革命工作,1942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山西省豫縣抗聯秘書、第三區區長、城關市市長,四川省蒲江縣縣長,眉山縣縣長,樂山地委委員兼眉山縣委書記,重慶鋼鐵公司組織部部長、第二書記,重慶機床廠黨委書記,重慶國營152廠黨委書記,四川省輕工業局黨組書記,省機械設備成套局黨組書記、局長等職務。198310月離職休養(享受副省長級待遇)。20121114日在成都逝世,享年94歲。

19491219日,蒲江和平解放。19501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第18兵團4梯隊1大隊王敏一行21人,到達蒲江,執行人民政權建立任務。19日,蒲江縣人民政府成立,王敏任解放后首任縣長,人民政府接管了國民黨留下的爛攤子。此時百廢待興,亟需穩定社會、安定民心,而國民黨殘余勢力與土匪、惡霸糾合在一起,造謠滋事,殺人搶劫,襲擊征糧工作隊,圍攻鄉鎮人民政府,叫囂趕走解放軍,顛覆新生紅色政權,反動氣焰十分囂張。

19502月,眉山專署召開兩級干部會議,當時蒲江縣歸眉山專區管轄。縣長王敏一行十余人前往眉山參加會議,會議內容主要是總結接收舊政權的經驗,部署開展減租減息、清匪反霸等工作?;嵋榻崾?,王縣長一行于226日(正月初十)從眉山取道丹棱返回蒲江,當晚住宿在丹棱縣人民政府。王敏縣長深知丹棱蒲江一帶匪患猖獗,必須高度警惕、嚴加防犯,于是安排丹棱至石橋?。ǖて呀喚紓┯?span style="font-family: 宋體; font-size: 12pt;">539團駐丹棱部隊一個排護送,石橋場至蒲江縣城沿線,由539團駐蒲部隊派一個排護衛。

第二天一早起床后,王縣長一行收拾好行李,即刻上路,部隊戰士一前一后警戒護衛,地方的同志走在中間。一行四十余人,在薄霧中警覺前行。

蒲江匪首、“川康挺進軍”總隊長王瀛珊獲悉王縣長一行離眉返蒲的情報后,與丹棱匪首李文豹密謀,各派出一百多名匪徒,沿途埋伏,妄圖把王縣長一行逼到險要的擦耳崖,制造驚天血案。

上午10點左右,王縣長一行到達石橋場上場口,派警衛員王績和張科長的通訊員進入石橋場偵察,發現街上關門閉戶,不見一個人影,立刻返回將異常情況向王縣長匯報。同時也沒看見蒲江前來接應的部隊,電話線也全部被人割斷,無法跟蒲江取得聯系。

王縣長就地召開緊急會議,分析當前形勢,一致認為,石橋場至擦耳崖由上而下四五里路,地勢險要,道路崎嶇,左右林木森森,遮天蔽日,視線極低。尤其是擦耳崖,系回蒲江的必經之地,距縣城十五里,從陡峭的懸崖上開出一條小路,人走在上面,頭頂崖腔,腳臨深谷,極為險惡,一直是土匪攔路搶劫的場所,這次很可能會在這里設伏。為防莫測,當即決定,丹棱方面的戰士繼續護送,并和地方的同志混合編成6個戰斗小組,小組指揮員使用代號聯系。

于是以急行軍的速度穿過石橋場,跨過約一華里的石板小路,到達兩縣交界的埡口,正環顧左右,準備稍事休息,蒲江方向左邊山上的一股土匪突然開槍,第五戰斗小組組長、二區區長吳明立即帶領全組向左邊山頭沖去,打死一名土匪,其余匪徒嚇得狼狽潰逃。同時,右邊山上也有一股土匪沖下山來,也被戰士們打退。王縣長分析,此時絕不能后退,因為石橋場已被李文豹的匪眾控制,截斷了退路,所以只能向前沖出一條血路。

當沖至擦耳崖前時,土匪的槍聲突然密集而猛烈起來,堵死了前進的道路。此時我在明處,匪在暗處;我在崖下,匪在崖上;匪徒人多勢眾,我方還攜帶有馬匹、行李、鹽巴等物資,形勢對我不利。王縣長當機立斷,命令部隊沖上山頂,占領制高點,憑借有利地形與匪周旋。

土匪一次次發起沖鋒,被一次次打了下去。大約打了半個小時,數百名匪徒包圍了王縣長所在的山頭。這時,有的匪徒狂叫“繳械投降”,有的匪徒吹口哨調集隊伍。

離擦耳崖六七里有個余碥,在那蜿蜒曲折的山路兩旁,匪首王瀛珊已埋伏下大批匪徒,妄圖在這里對我進行伏擊。駐蒲539團派出一個排早上就從縣城出發,前往石橋場接應王敏縣長一行,誰知行至余碥,與在此埋伏的土匪遭遇,從上午激戰至下午。眼看時近黃昏,539團命令炮兵向余碥至擦耳崖土匪聚集的地區開炮,并增派部隊向土匪進攻。

隆隆的炮聲嚇得土匪狼狽逃竄,王縣長一聽,立即跟大家說:“同志們,這是我們的大炮,援兵來了,馬上突圍出去,沖??!”戰士們扔掉七匹馬、200斤鹽巴和隨身攜帶的行李,把500萬元人民幣(舊幣)分散交給18位同志攜帶,然后向敵人發起猛烈進攻,快速通過了擦耳崖,沖過秦壩,很快沖到余碥,跟前來接應的一個連隊勝利會師,順利返回縣城。

這次戰斗,粉碎了敵人的陰謀,而解放軍一名班長和兩名戰士為保衛新生的人民政權光榮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